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沈暉:用戶以前買電動車因為有補貼 不是因為產品好

新浪財經 2019年11月07日

開車最重要的是安全性,把5G用在汽車上就是加強自動駕駛,如果自動駕駛不用5G,不光是用戶體驗的問題,這是非常嚴峻的死亡與生存的問題。

?? 《財富》全球科技論壇于11月7日至8日在廣州舉辦。廣藥集團董事長李楚源出席并發表演講。威馬汽車公司創始人、首席執行官沈暉出席并接受《財富》亞洲執行主編錢科雷采訪,對話聚焦5G驅動力。

沈暉表示,開車最重要的是安全性,把5G用在汽車上就是加強自動駕駛,如果自動駕駛不用5G,不光是用戶體驗的問題,這是非常嚴峻的死亡與生存的問題。

“在其它產業中用5G可能是能夠給你稍微錦上添花。但是如果在汽車行業上用5G,不光是錦上添花,而是死亡與生存的問題。如果自動駕駛不用5G,不能保障他的安全性。”

沈暉還表示,威馬實際上是歡迎這種補貼逐漸地減少的狀態。為什么?因為很多用戶以前買電動車是因為有補貼,而不是因為車的產品比較好。

以下為對話實錄:

錢科雷:沈暉,非常感謝你參加我們的論壇,你有非常杰出的背景,你在吉利工作了5—6年,監管了沃爾沃的收購、并購工作,這是在業界非常重要的一個事件。你也是吉利最高級別的高管,但是你最后決定自己離開吉利進行創業,你現在給我們講解一下為什么要離開吉利,要創造新的5G為基礎的汽車行業?

沈暉:我知道5G正蒸蒸日上,因為我也是之前在《財富》500的美國公司、歐洲公司、中國公司工作過,最后我覺得我應該自己從零開始新創一個公司。盡管挑戰非常大,但是我覺得是非常有趣的一項工作。在2015年初的時候,我決定開展一個新的公司。在2015年,電動汽車是一個非常早期的話題,如果你想開啟一個新的產業,真的要從零開始,而不是已經有人做了一百年,你才介入。

錢科雷:我非常吃驚地看到電動汽車這個行業發展非常迅速,貴公司現在成立了一年了嗎?

沈暉:我們公司2015年初創建,2018年9月開始生產第一輛成車。生產第一輛成車之前我們花了46個月的時間,現在我們公司整個歷史是4—5年。

錢科雷:那速度很快,從零到現在,現在有多少輛車?

沈暉:我們現在已經交貨的車是15000輛,我們的增長速度不是特別快,我們其實可以做得更快,因為我們現在做的事情都是非常新的,我們的客戶使用者也是希望能夠得到最新的車型、車輛。2018年的時候有3000名客戶下了單,他們當時連原型車都沒看到就下單了。我們跟我們的團隊說,我們必須要加快速度,快速也不能使我們的質量打折。

錢科雷:競爭性是非常強的,現在中國有100多個公司都在生產電動汽車,您是脫穎而出的一家。幫我了解一下,你們的競爭者是誰?你們跟誰競爭?

沈暉:非常有趣,這不是我第一次處于這樣的環境。我從美國回來的時候,中國剛剛開放了他們的市場,人們當時說有300多家外資企業到中國來生產內燃機驅動的車輛,當時的競爭也是非常激烈的,有一些全球的競爭者在中國取得了圓滿的成功,中國的吉利、長城、比亞迪也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大多數是沒有取得成功的。

第二,電動汽車的新創公司比起原來內燃機汽車競爭者要少多了,而且我們也是不一樣的格局,不是所有人都覺得我們現在只是一個提供交通運輸工具的公司,因為它的動力源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來研發新的技術,但是我們也認為我們需要開發一個“智能出行終端”,在這方面電動汽車會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三,我們跟國電進行了密切的合作,因為它是我們出行的動力源,因為我們需要很多電池,電池能實現儲能,能實現峰谷的調峰,這是非常好的合作。我們給客戶提供的服務也是非常新的。過去傳統汽車在這方面沒有優勢。

錢科雷:您說得非常有趣,您提到你們是唯一的新的電動車,不僅從電網進行充電,同時還能反向地把你們的電返回到電網。

沈暉:我們叫做從電動車到電網,這是我們的技術,叫V to G。大家看一下全球的格局,看一下峰谷調峰的情況。因為有的時候在峰值的時候浪費了很多錢,但是如果在低谷的時候,人們沒有賺到任何錢。我們有成百上千的電動汽車,其實它們的電池就能幫助我們實現調峰。如果我們需要電力,我們就從電網上取電。如果電網電力不足,我們就把電動汽車的儲能返回給電網。我們的很多客戶都愿意這樣做,這樣的做法也能拉低消費者的價格。大量降低人們使用電動汽車的成本,而且也節省了電網的運營成本。

錢科雷:大家如果開得越多,可能還能從開車中賺錢,這是非常好的一個商業模式。

沈暉:所以這不僅僅是一個交通工具,電動汽車同時也是一個智能的終端,同時也是一個電能庫,不光給用戶帶來更好的體驗,同時還能盈利。給大家講一下5G在這上面發揮什么作用。我們感到非常興奮,兩年前我們啟動了一個項目,我們希望我們能夠成為第一個新創公司,能在汽車上利用5G技術,因為4G技術實際上就在高速公路上進行高速行駛,2G就相當于在鄉村路上開車,但是5G就相當于你開飛機,人們提到了用移動電話、臺式機、筆記本電腦等等,這些都是用戶的體驗。

我們要開車,最重要的是安全性,我們要把5G用在汽車上,我們就是加強自動駕駛,如果自動駕駛不用5G,不光是用戶體驗的問題,這是非常嚴峻的死亡與生存的問題。在其它產業中用5G可能是能夠給你稍微錦上添花。但是如果在汽車行業上用5G,不光是錦上添花,而是死亡與生存的問題。如果自動駕駛不用5G,不能保障他的安全性。

錢科雷:你需要進行你的軟件升級更新嗎?

沈暉:當然,當我們做智能電動車的時候,我們努力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能源是放在車上還是放在云端?5G是依托于云的平臺還是地方的平臺?我們要減少延遲性,至少減少100倍,因為這種延遲性會使得自動駕駛的安全性發生很大的變化,如果有這種反應的延遲。這是5G的一個特點,能夠使得自動駕駛更智能、更安全、更好的客戶體驗。

錢科雷:給我們講解一下你們的模型。你們現在X5車型的定位如何?人們是非常接受你們的產品嗎?包括接受這個產品價格的區間,你們能提供什么樣的產品?

沈暉:我們的起價是3萬美元,我不想跟特斯拉來比,在中國我們是唯一一家電動汽車,有我們自己的生產設施工廠。因為特斯拉在中國修建了很多電動車的生產設施和工廠,特斯拉的戰略跟我們一樣,我們要建立自己的工廠。因為我們自己的工廠能夠幫助我們把關產品的質量,最終以非常快速的形式削減我們的成本,這是為什么我們的產品起價是三萬美元。實際上車輛的價值跟大眾、奇瑞差不多,我們把它叫做A+。如果你不是來自于這個行業,可能不太知道這是什么樣的車輛。但是A+的車型實際上三萬美元起價是非常合理的價格,因為我們覺得電動車如果要更加高端是很難存活的,如果在3萬美元以上的價格是能夠存活下來的。

錢科雷:特斯拉是定位于奢侈電動車的品牌?它們是不是一個競爭者?

沈暉:如果他們的價格再降價,我們的競爭會更加激烈,現在為止我們沒有看到。在美國特斯拉有Model3、ModelY等等,人們會有暈輪效應。如果你是特別奢侈的車,我們在中國,就像小米這樣的產品、華為這樣的產品,我們直接量產,側重于大眾用戶。在中國你不用花幾十億美元,特斯拉最后是Model1和model3,有中端和低端的車型,才能使我們存活下來。

錢科雷:您講一下補貼的問題。補貼實際上對于我們業界早期的發展非常有幫助,因為中國政府雄心勃勃。當然有些其它行業的補貼是慢慢退出了,給大家講一下你受到了什么樣的補貼?

沈暉:我們是非常少的公司之一,我們實際上是歡迎這種補貼逐漸地減少的狀態。為什么?因為很多用戶以前買電動車是因為有補貼,而不是因為車的產品比較好。2019年是一個轉折點,我們看到內燃機驅動的車輛以及電動車的市場份額非常讓人難以看清,因為我們由歐V標準轉到歐VI的排放標準。我們的一些競爭者之前是聚焦在我們的產品本身,但是今年不一樣的,今年更多地是側重于減排。

錢科雷:我們覺得2020年電動汽車的補貼會降成零,去年電動汽車一共是120萬。

沈暉:西方國家和中國政府有不同的方式,把它叫做電動汽車。中國的電動汽車定義更窄,因為我們的混合動力車不把它稱為電動汽車,這是中國的定義。在這個比較狹窄的定義中,去年中國賣了78萬輛電動汽車。今年由于一些預期的削減,還是120萬、130萬左右。整個的方面,去年大概2600萬,所以我們的電動車有巨大的空間,成為大家真正的乘用車,而且預測會不斷增加。整個電動車還是發展得很快,今年大概是增長30%。大家都感到不高興,大家都希望我們的增長是百分之百增長。大家看看中國的產業有多少能夠是百分之三十的增長率?這已經是一個巨大的快速增長的產業。

錢科雷:你剛才講你再過幾個禮拜還要來廣州,有很重要的宣布。

沈暉:是的,感謝你提醒了我。11月22號在廣州車展我們要宣布我們的第二個車型,是一個非常令人興奮的一輛車型,更大、更加智能,是純電動的車。我們可以想像一下,5G現在只能是在我們純電動上跑,在普通的車上跑不了。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幸运赛车电视走势图